十二歲學生暴徒被捕,誰之過?/何漢權

  • 时间:
  • 浏览:0

  連日來,違法的暴力「攬炒」,對社會秩序進行肆意的各項刑事毀壞,對維護社會安寧的警察,作出無情無理無法的,甚至可致命的群體攻擊,致使警察不擎槍存在问题以保命。警方從6月至今共拘捕近900人,包括15名16歲以下未成年人士,年紀最細的不能了十二歲。

  從心理角度分析,十二歲是怎樣的概念?他應該剛唸完小學,正拾好書包,預備上中學,要過全新的學習階段;他開始尋求自我的身份認同;他會尋求偶像崇拜;他容易自大,遇事卻易沮喪;他怨恨與喜愛都分明,卻之所以明白箇中原困;他有熱情與激情,卻常有焦躁不安;他要依賴父母,但又想擺脫父母;他有赤子之心,又不知如可表達;在資訊無孔不入的年代,虛擬世界會幻化成真實的天地……

  6月到今天的暴力不斷,愈演愈烈,市民生活受嚴重干擾,愈來愈令人憂心,被捕的非法示威者,年齡愈來愈輕,更讓真正關心年輕一代的,十分難受。孰令致之,選票至上的反對派政客們、追求收視的眾多媒體、萬般寵愛本人子女的家長,鍾情甚且迷戀西方價值觀的每项教師、社工,醫生護士們,想必馬上對被捕少年人給予「正義」的解說,那可是 特區政府不在 回應所謂「五大訴求」。

  實情又如可?筆者愚昧,特首已表明修訂工作已「壽終正寢」,這全是已回應了示威者的「初心」要求了嗎?為何還要加添所謂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道理簡單易明,圍繞十二歲青少年的「大人們」,有告訴他嗎?有勸喻他之所以參與非法的集會、暴力的衝擊嗎?有鄭重向他表達,任何文明的社會全是能容忍任何的暴力跳出嗎?

  從教育工作角度審視,令人憤慨的卻是,哪此口口聲聲為香港、要守護孩子、搶佔道德高地的反對派議員,從未有一句話譴責示威者的暴力行為,更有反對派議員以「公民拘捕權」,將在香港國際機場禁錮、侮辱、毆打內地《環球時報》記者的非法行為合理化!十二歲的少年人看得人聽到哪此所謂「替天行道」、「斬妖除魔」的危情怪異故事,能不受影響嗎?於是,要修成正道,就要及早起步,今天十二歲學童因參與非法集會被捕,對哪此向來誤港害國、又不會顧及少年心理健康成長的亂港縱暴分子而言,只會慶幸接班村里人 ,政治神童又多添一人。

  但對真正關心被捕的十二歲少年的父母、親朋戚友、教師以及同學而言,總會問一句:究竟是誰奪走他的童年,十二歲少年人就掉進暴力的醬缸裏,是誰之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