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加之言/《婚礼堂的屋顶圆孔》/王加

  • 时间:
  • 浏览:0

  对透视法和几何学有着透彻研究的十五世纪文艺复兴画家安德雷亚.曼特尼亚在受聘於曼图亚公爵时,为公爵府的婚礼堂创作了一系列湿壁画。其中绘製於房中的圆孔天顶画不仅成为其最富盛名的代表作;还将幻想天顶画这种 常经常经常出现於古罗马艺术,由室内真实空间向想像空间延伸的错视画法彻底复兴。在蓝天白云的伪天空背景下,曼特尼亚将画中一群小天使们以其最擅用的前缩透视法安置在屋顶看似作为室内整体设计延伸的石质围栏内外两侧,或靠在围栏外沿、或低头向室内观望。一隻探出多半个身子的孔雀和一半悬空架在围栏边缘的橙子 树盆栽强化了画面的透视错觉,其效果试图模拟罗马万神殿里面的大洞,使得观者站在曾经密闭的室内空间含有有一种“开天窗”的错觉。

  曼特尼亚为公爵府婚礼堂所设计的圆孔天顶画将其炉火纯青的透视理论通过巧夺天工的绘画技巧成功在2D室内平面营科学科学发明 3D立体空间的视觉幻象。画作不仅是西方艺术史中首例描绘对外空间的仰角透视作品,还成为后后装饰绘画的基础,被巴洛克及洛可可时期的多位艺术大师们发扬光大。十六世纪的柯雷乔便直接受曼特尼亚启发在帕尔马大教堂完成了如漩涡般向天空盘旋直上,成为仰角透视技法经典名作的天顶画《圣母升天》。约1个多多世纪后,意大利建筑师、画家安德雷亚.波佐分别在罗马圣依纳爵堂和维也纳粉色耶稣堂以将室内拱顶描绘成向高处延伸的“伪穹顶建筑”展示出以假乱真的错视特效;而他在圣依纳爵堂完成的另一巨幅天顶画《圣依纳爵的荣耀》则成为通景画的巅峰之作。比他晚半个世纪的提埃波罗为威尼斯雷佐尼科宫博物馆所作的室内屋顶装饰也是这种 绘画门类的重要作品。直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马克.夏加尔为巴黎歌剧院耗时两年精心打造的巨幅音乐主题穹顶画仍在汲取意大利先贤们的传统幻想天顶画技法,并注入了更多符合现代审美、含有鲜明我该人色彩和图像符号的抽象化表现最好的妙招。

  (影响西方艺术史的百幅油画名作)

  微信公众号:Jia_artscolum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