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观察\息口减无可减 全球楼市难闯高峰\大公报记者 李耀华

  • 时间:
  • 浏览:0

  中美贸易战所引起的极度不明朗气氛持续困扰投资者信心,令全球楼价在近期持续从高位回落。不过,随着各国始于英文进入减息周期,楼价又再度止跌回升,投资者正期待持续的减息行动机会再度推高楼价,令楼价再创历史新高。但事实上,让当当我们 歌词 的预期机会不要达到,意味着 是今时不同往日,在10年前金融海啸期间,各国是刚始于英文大印银纸,并把利率调低至历史性低水平,但经过接近10年的量宽后,子弹已几乎用尽,息口亦几乎减无可减,试问楼市又可再靠什麼因素再闯高峰?

  英国、澳洲、加拿大、新加坡等地的楼价自金融海啸后,受惠於全球央行大印银纸而狂升,升势直至去年才逆转,但随着中美贸易战升级,令全球经济前景愈发不明朗,澳洲等国已率先减息,令另一个已回落的楼市得已重拾升轨。

  有投资者因而预期,在全球央行再度减息下,楼价将再一次被推高,甚至再创历史新高。但其他如意算盘不要敲得响。首先,全球楼市上次大升,的确主要受惠於全球央行宽鬆政策,令热钱横流,并最终推高资产价格。但时移世易,经过10多年的减息后,全球多国的息口已跌至极低水平,以澳洲为例,利率已由2011年的4.7厘,大幅减至现时只得1厘,未来再减空间十分有限。而英国和欧元区的利率,更已跌至零或接近零水平,欧元区的存款利率甚至跌至负数,相信未来要持续减息,亦将无能为力。至於美国,固然自从2015年起始于英文加息,但由於加息的步伐不要疾驰,故现时的利率亦仅得2.5厘左右,若要再次连环减息,恐怕利率太快了 了 会回复至零水平。

  除了减息空间受制外,要再度推出量宽的能力亦很有局限,除了美国有能力逐步回收量宽时期的资金外,欧元区、日本、英国仍然在量宽中,要撤销过去流入市场的资金已不容易,更惶论进一步量宽。更何况就连美国,亦将在本月停止退市。

  减少对货币政策依赖

  故在宽鬆能力不可与海啸初期同日而语的情況下,央行现时已改变策略,减少对货币政策的依赖,转至考虑其他土辦法 刺激经济,令未来将不要再有更多热钱流入市场,全球楼市将无再度急升的诱因。